首页> 蓝桥动态>Java程序猿应知道的优秀代码准则

Java程序猿应知道的优秀代码准则

2017-08-15

“老大”Dave Thomas,OTI公司创始人,Eclipse战略教父

  整洁的代码应可由作者之外的开发者阅读和增补。它应当有单元测试和验收测试。它使用有意义的命名。它只提供一种而非多种做一件事的途径。它只有尽量少的依赖关系,而且要明确地定义和提供清晰、尽量少的API。代码应通过其字面表达含义,因为不同的语言导致并非所有必需信息均可通过代码自身清晰表达。Dave老大在可读性上和Grady持相同观点,但有一个重要的不同之处。Dave断言,整洁的代码便于其他人加以增补。这看似显而易见,但亦不可过分强调。毕竟易读的代码和易修改的代码之间还是有区别的。

  Dave将整洁系于测试之上!要在十年之前,这会让人大跌眼镜。但测试驱动开发(Test Driven Development)已在行业中造成了深远影响,成为基础规程之一。Dave说得对。没有测试的代码不干净。不管它有多优雅,不管有多可读、多易理解,微乎测试,其不洁亦可知也。Dave两次提及“尽量少”。显然,他推崇小块的代码。实际上,从有软件起人们就在反复强调这一点。越小越好。Dave也提到,代码应在字面上表达其含义。这一观点源自Knuth的“字面编程”(literate programming)5。结论就是应当用人类可读的方式来写代码。


Java开发.jpg


Michael Feathers,Working Effectively with Legacy Code(中译版《修改代码的艺术》)一书作者。

  我可以列出我留意到的整洁代码的所有特点,但其中有一条是根本性的。整洁的代码总是看起来像是某位特别在意它的人写的。几乎没有改进的余地。代码作者什么都想到了,如果你企图改进它,总会回到原点,赞叹某人留给你的代码——全心投入的某人留下的代码。一言以蔽之:在意。这就是本书的题旨所在。或许该加个副标题,如何在意代码。Michael一针见血。整洁代码就是作者着力照料的代码。有人曾花时间让它保持简单有序。他们适当地关注到了细节。他们在意过。


Ron Jeffries,Extreme Programming Installed(中译版《极限编程实施》)以及Extreme Programming Adventures in C#(中译版《C#极限编程探险》)作者。

  Ron初入行就在战略空军司令部(Strategic Air Command)编写Fortran程序,此后几乎在每种机器上编写过每种语言的代码。他的言论值得咀嚼。近年来,我开始研究贝克的简单代码规则,差不多也都琢磨透了。简单代码,依其重要顺序:

    能通过所有测试;

    没有重复代码;

    体现系统中的全部设计理念;

    包括尽量少的实体,比如类、方法、函数等。

  在以上诸项中,我最在意代码重复。如果同一段代码反复出现,就表示某种想法未在代码中得到良好的体现。我尽力去找出到底那是什么,然后再尽力更清晰地表达出来。在我看来,有意义的命名是体现表达力的一种方式,我往往会修改好几次才会定下名字来。借助Eclipse这样的现代编码工具,重命名代价极低,所以我无所顾忌。然而,表达力还不只体现在命名上。我也会检查对象或方法是否想做的事太多。如果对象功能太多,最好是切分为两个或多个对象。如果方法功能太多,我总是使用抽取手段(Extract Method)重构之,从而得到一个能较为清晰地说明自身功能的方法,以及另外数个说明如何实现这些功能的方法。

  消除重复和提高表达力让我在整洁代码方面获益良多,只要铭记这两点,改进脏代码时就会大有不同。不过,我时常关注的另一规则就不太好解释了。这么多年下来,我发现所有程序都由极为相似的元素构成。例如“在集合中查找某物”。不管是雇员记录数据库还是名-值对哈希表,或者某类条目的数组,我们都会发现自己想要从集合中找到某一特定条目。一旦出现这种情况,我通常会把实现手段封装到更抽象的方法或类中。这样做好处多多。可以先用某种简单的手段,比如哈希表来实现这一功能,由于对搜索功能的引用指向了我那个小小的抽象,就能随需应变,修改实现手段。这样就既能快速前进,又能为未来的修改预留余地。

  另外,该集合抽象常常提醒我留意“真正”在发生的事,避免随意实现集合行为,因为我真正需要的不过是某种简单的查找手段。减少重复代码,提高表达力,提早构建简单抽象。这就是我写整洁代码的方法。Ron以寥寥数段文字概括了本书的全部内容。不要重复代码,只做一件事,表达力,小规模抽象。该有的都有了。


蓝桥软件学院.jpg


Ward Cunningham,Wiki发明者,eXtreme Programming(极限编程)的创始人之一,Smalltalk语言和面向对象的思想领袖。所有在意代码者的教父。

  如果每个例程都让你感到深合己意,那就是整洁代码。如果代码让编程语言看起来像是专为解决那个问题而存在,就可以称之为漂亮的代码。这种说法很Ward。它教你听了之后就点头,然后继续听下去。如此在理,如此浅显,绝不故作高深。你大概以为此言深合己意吧。再走近点看看。“……深合己意”。你最近一次看到深合己意的模块是什么时候?模块多半都繁复难解吧?难道没有触犯规则吗?你不是也曾挣扎着想抓住些从整个系统中散落而出的线索,编织进你在读的那个模块吗?你最近一次读到某段代码、并且如同对Ward的说法点头一般对这段代码点头,是什么时候的事了?

  Ward期望你不会为整洁代码所震惊。你无需花太多力气。那代码就是深合你意。它明确、简单、有力。每个模块都为下一个模块做好准备。每个模块都告诉你下一个模块会是怎样的。整洁的程序好到你根本不会注意到它。设计者把它做得像一切其他设计般简单。

  那Ward有关“美”的说法又如何呢?我们都曾面临语言不是为要解决的问题所设计的困境。但Ward的说法又把球踢回我们这边。他说,漂亮的代码让编程语言像是专为解决那个问题而存在!所以,让语言变得简单的责任就在我们身上了!当心,语言是冥顽不化的!是程序员让语言显得简单。

  推荐文章:《优秀Java程序员眼中的整洁代码》

上一篇:蓝桥杯大赛暑期教师培训会在贵阳举行

下一篇:Java程序猿不容错过的开发趋势